• <dd id="zsoxd"></dd><legend id="zsoxd"></legend>
  • <li id="zsoxd"></li>
    <tbody id="zsoxd"><track id="zsoxd"></track></tbody>

    您當前的位置:貴州比特軟件有限公司 >> 公司簡介>> 公司動態 >> 查看內容

    公司動態 News

    2016十大知識產權案件公布

    | 貴州比特軟件有限公司

    24日上午,最高法發布了《中國法院知識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2016年)》《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綱要(2016-2020)》兩個文件,以及2016年中國法院10大知識產權案件、50件典型知識產權案例。

    這10大知識產權案件包括:“喬丹”系列商標行政案;侵害“慶豐”商標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非誠勿擾”商標侵權案等。

    這10大案件,件件都堪稱是去年知識產權案件的最燒腦典型,想不想了解?考驗智商的時刻到了!

    今天,小編不辭辛苦地找出四個堪稱經典中的經典案例,一起來學習了解吧!

    1.“喬丹”系列商標行政案

    邁克爾•杰弗里•喬丹與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喬丹體育股份有限公司商標爭議行政糾紛再審系列案[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行再15、20、25、26、27、28、29、30、31、32號行政判決書]

    【案情摘要】

    再審申請人邁克爾·杰弗里·喬丹系美國NBA著名籃球明星,其于2012年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申請,請求撤銷喬丹體育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喬丹公司)在多個商品類別上注冊的“喬丹”“QIAODAN”等多項商標。商標評審委員會于2014年裁定駁回其申請。再審申請人不服而提起行政訴訟。

    2015年,再審申請人不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68件商標爭議行政糾紛案件的二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2015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提審了十件案件。同時,最高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了再審申請人在另外50件案件中的再審申請,并裁定中止了8件案件的審查。

    最高人民法院提審后,依法組成了由副院長陶凱元大法官擔任審判長的五人合議庭對十件案件進行審理。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認為:(一)關于涉及“喬丹”商標的(2016)最高法行再15號、26號、27號的三件案件。因爭議商標的注冊損害了再審申請人對“喬丹”享有的在先姓名權,不符合2001年修訂的《商標法》第三十一條有關“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規定,應予撤銷,故判決撤銷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被訴裁定及一、二審判決,判令商標評審委員會針對爭議商標重新作出裁定。(二)關于涉及拼音“QIAODAN”的(2016)最高法行再20號、29號、30號、31號四件案件,以及涉及拼音“qiaodan”與

    圖形組合商標的(2016)最高法行再25號、28號、32號三件案件,共計七件案件,因再審申請人對拼音“QIAODAN”“qiaodan”不享有姓名權,爭議商標的注冊未損害再審申請人的在先姓名權。爭議商標也不屬于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的“有害于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響”,以及第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情形,故判決維持二審判決,駁回再審申請人的再審申請。

    【典型意義】

    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公開審理、宣判“喬丹”商標爭議行政糾紛系列案件,平等保護中外權利人的合法權益,進一步樹立了我國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負責任大國形象。最高人民法院在判決中強調了誠實信用原則對于規范商標申請注冊行為的重要意義,對于凈化商標注冊和使用環境,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弘揚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等均具有積極意義。最高人民法院在判決中所闡述的商標法中關于在先姓名權保護問題的法律適用標準對于此類案件的裁判標準將產生重要影響。

    2.侵害“慶豐”商標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北京慶豐包子鋪與山東慶豐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與不正當競爭糾紛再審案[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再238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

    北京慶豐包子鋪(以下簡稱慶豐包子鋪)以山東慶豐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慶豐餐飲公司)侵害其商標權及構成不正當競爭為由提起民事訴訟。

    慶豐包子鋪主張慶豐餐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徐慶豐曾在餐飲服務業工作,明知慶豐包子鋪商標及字號的知名度,仍使用“慶豐”字號成立餐飲公司,并在其官網、店面門頭、菜單、廣告宣傳上使用“慶豐”或“慶豐餐飲”標識,構成侵害慶豐包子鋪的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

    慶豐餐飲公司認為其有權將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名字注冊為字號,且有權使用經工商部門依法注冊的企業名稱;慶豐包子鋪的商標并非馳名商標,其使用的標識與慶豐包子鋪的注冊商標既不相同也不近似。

    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慶豐餐飲公司使用“慶豐”與其使用環境一致,且未從字體、大小和顏色方面突出使用,屬于對其字號的合理使用。慶豐包子鋪在慶豐餐飲公司注冊并使用其字號時的經營地域和商譽未涉及或影響到濟南和山東,不能證明相關公眾存在誤認的可能,故不構成對慶豐包子鋪商標權的侵害,判決駁回慶豐包子鋪的訴訟請求。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一審判決。慶豐包子鋪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提審后認為,慶豐餐飲公司構成侵害慶豐包子鋪的商標權及不正常競爭,改判撤銷一審、二審判決,慶豐餐飲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商標權的行為及停止使用“慶豐”字號并賠償慶豐包子鋪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5萬元。

    【典型意義】

    本案涉及商標權的行使與其他權利,比如姓名權的沖突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在本案中明確,公民享有合法的姓名權,當然可以合理使用自己的姓名。但公民在將其姓名作為商標或企業字號進行商業使用時,不得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明知他人注冊商標或字號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仍注冊與他人字號相同的企業字號,在同類商品或服務上突出使用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相近似的商標或字號,具有攀附他人注冊商標或字號知名度的惡意,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其行為不屬于對姓名的合理使用,構成侵害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和不正當競爭。

    最高法院進一步指出,如本案中的情形,在注冊商標已經具有較高知名度的情況下,慶豐公司的使用方式一方面容易使相關公眾對其與慶豐包子鋪的關系產生混淆誤認,另一方面其所創造的商譽也只能附著在“慶豐”品牌上,實則替他人做嫁衣裳,也不利于其企業自身的發展。反之,其變更企業名稱后,可以通過誠信經營及廣告宣傳,提高企業的商譽和知名度,打造出自己的品牌,獲得雙贏格局。

    3.“非誠勿擾”商標侵權案

    江蘇省廣播電視總臺、深圳市珍愛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與金阿歡侵害商標權糾紛再審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粵民再447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

    2009年2月16日,金阿歡向商標局申請注冊“非誠勿擾商標,并于2010年9月7日獲得核準,核定服務項目為第45類,包括“交友服務、婚姻介紹所”等。江蘇省廣播電視總臺(以下簡稱江蘇電視臺)旗下的江蘇衛視于2010年開辦了以婚戀交友為主題、名稱為“非誠勿擾”的電視節目。深圳市珍愛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珍愛網)為“非誠勿擾”節目推選相親對象,提供廣告推銷服務,并曾在深圳招募嘉賓,報名地點設在深圳市南山區。

    金阿歡以江蘇電視臺和珍愛網侵害其注冊商標專用權為由,向深圳市南山區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江蘇衛視頻道立即停止使用“非誠勿擾”欄目名稱等。一審法院認為,“非誠勿擾”電視節目雖然與婚戀交友有關,但終究是電視節目,相關公眾一般認為兩者不存在特定聯系,不容易造成公眾混淆,不構成侵權。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從非誠勿擾節目簡介、開場白、結束語,以及參加報名條件、節目中男女嘉賓互動內容,以及廣電總局的發文、媒體評論,可認定其為相親、交友節目,與金阿歡涉案注冊商標所核定的“交友、婚姻介紹”服務相同,構成侵權。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為,非誠勿擾電視節目與金阿歡注冊商標所核準使用的“交友服務、婚姻介紹”在服務目的、內容、方式和對象上均區別明顯,以相關公眾的一般認知,能夠清晰區分電視文娛節目的內容與現實中的婚介服務活動,故兩者不構成類似服務。江蘇電視臺對“非誠勿擾”標識的使用,不構成對金阿歡注冊商標權的侵犯,從而撤銷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

    【典型意義】

    本案涉及電視節目名稱與商標的關系問題。由于被訴侵權的非誠勿擾節目的知名度和廣受歡迎,本案也受到了廣泛的關注。再審判決對于電視節目名稱是否屬于商標性使用,如何看待電視節目與內容題材之間的關系、如何判斷電視節目的服務類別等問題進行了深入分析。

    判決認為不能簡單、孤立地將電視節目的某種表現形式或某一題材內容從整體節目中割裂開來,而應當綜合考察節目的整體和主要特征,把握其行為本質,作出合理認定。判決同時立足于商標法的宗旨,以相關公眾混淆、誤認的可能性作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的判斷標準。再審判決認為對注冊商標的保護范圍和保護強度,應與注冊商標權利人對該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所作出的貢獻相符,也體現了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力度與創新程度相適應的“比例協調”司法政策。

    4.“大頭兒子”著作權糾紛案

    杭州大頭兒子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與央視動畫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糾紛上訴案[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浙杭知終字第356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

    1994年,動畫片《大頭兒子小頭爸爸》(1995年版,以下簡稱95版動畫片)導演崔世昱等人到劉澤岱家中,委托其為即將拍攝的95版動畫片創作人物形象。劉澤岱當場用鉛筆勾畫了“大頭兒子”、“小頭爸爸”、“圍裙媽媽”三個人物形象正面圖,并將底稿交給了崔世昱。當時雙方并未就該作品的著作權歸屬簽署書面協議。崔世昱將底稿帶回后,95版動畫片美術創作團隊在劉澤岱創作的人物概念設計圖基礎上,進行了進一步的設計和再創作,最終制作成了符合動畫片標準造型的三個主要人物形象即“大頭兒子”、“小頭爸爸”、“圍裙媽媽”的標準設計圖以及之后的轉面圖、比例圖等。

    劉澤岱未再參與之后的創作。劉澤岱創作的底稿由于年代久遠和單位變遷,目前各方均無法提供。95版動畫片由中央電視臺和東方電視臺聯合攝制,于1995年播出,在其片尾播放的演職人員列表中載明:“人物設計:劉澤岱”。2012年12月14日,劉澤岱將自己創作的“大頭兒子”、“小頭爸爸”、“圍裙媽媽”三幅作品的著作權轉讓給洪亮,2014年3月10日,洪亮將上述著作權轉讓給杭州大頭兒子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頭兒子文化公司)。

    2013年,央視動畫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央視動畫公司)攝制了動畫片《新大頭兒子小頭爸爸》(以下簡稱2013版動畫片)并在CCTV、各地方電視臺、央視網上進行播放。大頭兒子文化公司認為央視動畫公司在未經著作權人許可且未支付報酬的情況下,利用上述美術作品形象改編為新人物形象,制作成動畫片等行為侵犯了其著作權,故訴請判令央視動畫公司停止侵權,登報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

    杭州市濱江區人民法院認為,劉澤岱作為受托人對其所創作的三幅美術作品享有完整的著作權。大頭兒子文化公司經轉讓繼受取得了上述作品除人身權以外的著作權。央視動畫公司未經許可,在2013版動畫片以及相關的展覽、宣傳中以改編的方式使用相關作品并據此獲利的行為,侵犯了大頭兒子文化公司的著作權,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鑒于本案的實際情況,該院認為宜以提高賠償額的方式作為停止侵權行為的責任替代方式,判決央視動畫公司每個人物形象賠償40萬元。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一審判決。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亦駁回央視動畫公司提出的再審申請。

    【典型意義】

    本案涉及動畫人物形象權利歸屬及后續使用引發的糾紛。隨著人們對優秀國產動畫片價值認識的不斷加深,近年來引發了不少類似的爭議。本案中,由于在創作之初,投資拍攝的制片廠、電視臺,以及參與造型的創作人員等,各方對其權利義務均沒有清晰的認識和明確的約定,法院需要在時隔多年后,適用法律規則,合情合理合法地判定其權利歸屬,本案的處理對同類問題具有一定指引作用。

    同時,本案在認定侵權成立的前提下,綜合考慮了創作背景和本案實際情況,在平衡原作者、后續作品及社會公眾利益以及公平原則的基礎上,將提高賠償額作為被告停止侵權責任的替代方式,亦充分考慮了保護著作權人和鼓勵作品創作和傳播的公共政策的平衡。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信公眾號 中國普法

    亚洲精品无播放器在线播放,国产日韩AV免费无码一区二区,真实播放国产乱子伦视频
  • <dd id="zsoxd"></dd><legend id="zsoxd"></legend>
  • <li id="zsoxd"></li>
    <tbody id="zsoxd"><track id="zsoxd"></track></tbody>